那水,那亭,那楼-高中随笔800字

时间:2020-09-05 21:46:49 | 作者:


月色朦胧,竹林深幽,银光洒下,薄雾袅绕,冷风时而乍起,隐隐传来哀伤叹息。溪水,明灭可见;岸势,参差不齐;青衫,随风飘拂。

臆想中的柳宗元当是意气风发,气宇轩昂,眉目含笑。此时却蜷缩于顽石之间,面目憔悴,抑郁至极。原是京城才子,却遭贬谪,至此无人之地。愤怒,不平,伤感都融化在清澈的水中,斗折蛇行般缓缓前行,消失在月痕的尽头。

永州这座闭塞的围城,唯有山林郁郁葱葱。步伐生硬而凝重,印在泥土里千年亦未风化,风蚀不掉忧伤,雨打不过哀愁,一路而下,穿越苍翠竹林。伸手摘下眼前的一片竹叶,见小潭,水尤清冽。

水,浸染着柳宗元的落寞。柳宗元似乎与此相依存,水中游鱼,影布石上,挑起他死寂的心灵涟漪一片。坐潭上,凄神寒骨,心境相契,直到月色朦胧,仍是悄怆幽邃。

刘宗元,痴情一片,失意一片,大丈夫自当为国效力,为民思忧,而此时满腹经纶却被置之蛮荒,束之高阁,如迷茫的航船明知前方就是港口,却被波涛滞流。

铺开一幅山水,望见那蔚然深秀琅琊,亦望见那翼然临于泉上的亭,名曰:醉翁亭。

一老翁,几小生,鹤发与童颜,欢饮于此,其乐融融。觥筹交错,畅饮开怀,几杯美酒下肚,面色泛红,几句狂语后,便倒地酣睡。

饮少辄醉的他,恐怕是将杯中优美青葱的倒影和着滁州人的欢歌,一同饮下。

坐守滁州,与民同乐,这是历史上的欧阳修,也是我心中的醉翁。以人之乐,为己乐,尽管遭遇贬谪。自古有才之士多受打击,大多意志消沉,或苦中作乐。醉翁至此,却政通人和。

醉翁醉也。醉于酒香,醉于美景,醉于与民同乐。

醉醒时分,漫山遍野,荫翳鸟鸣,佳木繁阴,翰墨欢洒,凝成一字:乐。

洞庭湖上,气蒸云梦泽。

洞庭湖畔岳阳楼,居临眺望,远方一片雾蒙蒙。

风拂长衫,英伦勃发,岳阳楼上,有人独自伫立,望前方烟水淼淼,心潮澎湃,渗水的眼眶漾起激动的泪水。生命中,没有得之喜。失之悲,有的是对君王的一片忠心,有的是对百姓的一片关怀。

多年以后,抛弃儿时的涂鸦小书,翻开满卷文字,我又遇到了范仲淹,才惊异地发现,我长大了,心目中的范仲淹也长大了。

当年瘦小的书生,成为人们心中巍然不倒的偶像。岳阳楼上,忧愁的身影,为君思忧,为民思忧。

柳宗元,欧阳修,范仲淹,宛如流星般纵身逝在如画江山中,千年报国心,千年爱国情,顺着历史长河,奔流至今。流过竹韵幽幽的小石潭,泻出于醉翁亭的足下,汹涌在岳阳楼下洞庭湖,何等哀怨又是何等潇洒,何等忧伤又何等壮烈,谱写着生命中璀璨的乐章。他们炽热的心,千古铭记于小石潭,于醉翁亭,于岳阳楼。

是水。是亭。是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