浅谈斟酌

时间:2015-06-10 11:36:17 | 作者:喜宝

现白日十一点半,于床上记此流水账。

算起来倒是刚醒,疼痛愈演愈烈,不若就此睡去,然而无法可求。

九月便快这般过去,依旧茫茫然不知所求不知所谓,现下想不到多余的什么,只道是愁病残身,微微理解了此间滋味。

其实来到学校病痛未曾间断过,不是发烧咳嗽扁桃腺发炎便是从肠胃炎到胃病胃炎,当真是愁病,残身。

现下亦是胃炎,发作的厉害,下头的桌上便有药,我却懒的动身下去,一是懒,一是现在亦未进食,吃不得药。

室友皆是对我这些做法感到万分无奈,偏生这般需养胃之时反而日日不食,要么就是进些油炸等伤胃之物。我且随心,尽管会付出些代价……比如现在,我也没什么好怨念的,自己作孽自己还。

这几日算是生活步入正轨,日日上上课,然,我皆记不分明。许多时候有人和我打招呼,我皆是记不得何时何地认得的何人。许是我记性差,望诸位莫要怪罪。

且谈谈这几日发生的一些事吧。

第一件便是关于书法协会的推介会,我得幸去了并听得前辈教诲,也见识了诸位学长学姐的风采。关于书法,其实我诚然是有些自己的理解的。不过,当前辈以字相邀欲使人浅谈书法二字时,我却稳坐如初。不是因我对此不敢兴趣,相反,我对前辈的字很感兴趣。虽说笔力有所欠缺,但框架已很是不错了。况且,笔力此间,不过是需岁月沉淀,经历世事罢了。我不妄言的原因,不过是因为,那是书,法。五千年存下来的文化,岂是三言两语便能概括,书法已带法之一字。我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妄言。闲时做个话题,几人聚一起,谈谈看法,还是可以的。说到此处,倒是记到了另一桩事。

第二件事,便是体育课报班之事,尽管逸之与我说过,学校的武术那只是武术操,花架子一堆,一点用都没有……我还是一意孤行的报了武术班……我不像逸之,是真正的武道中人,我不过是求个修养心性罢了。习字亦如是。

第三件事,便是读书社文创部的小会。不外乎是互相认识,闲聊着,谈谈对创作之理解。我诚然是个武力值为零的渣,对创作也说不出什么所以然,就浅谈了几句,思绪皆是乱的。我还未得有过,能称的上是创作的佳作,故无理解亦属正常。只待以后能于此中学习吧。

第四件事,关于乒乓协会。结识了许多志同道合的朋友,记到了名字的却无几个,然无妨。我只认球不认人。球路熟悉了此人便也熟悉了。目前的话似乎真真喊的出名字认得到人的,只吴非,荣麒,查金,欧阳此四人。下午乒乓协会亦有选人入技术部之考核,身子好些便去凑热闹也是好的。

便也不在多说什么了,这几日闲事三两件便已叙完,胃炎疼痛不减,正等着室友送食来,继而好用药。便这般罢。